<form id="lzpxd"></form>
<address id="lzpxd"></address><span id="lzpxd"><span id="lzpxd"><th id="lzpxd"></th></span></span><noframes id="lzpxd">

    <address id="lzpxd"><listing id="lzpxd"><menuitem id="lzpxd"></menuitem></listing></address>
    <address id="lzpxd"><nobr id="lzpxd"><progress id="lzpxd"></progress></nobr></address>

    記憶,迷宮,行為學
    首頁> 產品展示> 記憶,迷宮,行為學

    產品展示+

    KW-DSX 大鼠注意定勢轉移任務實驗箱

          認知是前額葉執行功能的重要組成部分,其過程主要包括注意定勢的組建、維持和轉移,而認知的行為學表現結果不僅受到外在的注意定勢轉移任務( attentional set- shifting task,AssT)檢測方法的影響,同時還受到內在特定腦區及特定神經遞質的調控。因此本綜述回顧了有關AST檢測認知靈活性的發展歷程,分析了嚙齒類動物ASST的檢測方法、原理及檢測方法之間的異同,并系統地總結了不同腦區在認知過程中的作用及多種神經遞質包括多巴胺,乙酰膽堿,去甲腎上腺素,5-羥色胺等在ASST過程中所扮演的重要角色,詳細地闡明了目前有關ASST檢測認知靈活性的發展現狀,亟待解決的問題及未來發展趨勢,為進一步挖掘認知靈活性的調控機制和影響因素提供重要的理論依據。

            中科院和北京大學通過比較 Wistar 和 Sprague Dawley (SD)兩個種系大鼠在七 階段和五階段兩種 AST 檢測程序中的認知表現, 研究發現:(1) SD 和 Wistar 大鼠前額葉認知功能存在差異, 后者的總體認知表現優于前者。尤其是 Wistar 大鼠在逆反學習階段的達標訓練次數及錯誤率顯著低于 SD 大鼠, 表明 Wistar 大鼠具有更高的策略轉換靈活性。(2)在 AST 測試中逆反學習和外維度定勢轉移是認知靈 活性評價的核心指標。這兩種認知轉換過程分別以前期策略和注意定勢建立為基礎。結果顯示在兩種 AST 檢測程序中 Wistar 和 SD 大鼠在逆反學習和/或外維度定勢轉移等復雜學習階段的達標訓練次數和錯誤率均 高于其它簡單關聯學習階段, 表明在目前實驗條件下大鼠均表現出定勢形成和轉換困難的反應模式, 不同 認知反應間的結構關系具有穩定性。這些結果提示大鼠前額葉皮質介導的認知靈活性存在種系差異, AST 各 階段認知反應間的結構效度不受目前使用的大鼠種系和檢測程序差異的影響, 擴展了對 AST 模型的認識。


    加載中...
    快乐8